菽麦

曾经的昵称:白沙姒海 花椒圆舞曲 劳尔 九结、彼

是给路过太太哨A里的兔鼠! @路过@lof

据说点不开所以……

我的天太羞耻了简直公开处刑?!

/捂脸遁

《哨A》长评

  人生第一篇长评献给路总! @路过@lof 


  其实这篇长评想写很久了,但是一直因为某些原因(懒)耽搁下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码出来。就是这样!绝对不是为了抽本子哦/滑稽

  开始追更应该是在更新了三五章的时候吧,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就完结了(并且字数超多!),至今竟然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实在是不可思议。

  还记得当时好像是看到路总提了一句要多评论,突然就对留评论燃起了兴趣(?),估计路总看到我这种满篇括号套括号,100字60是吐槽的格式应该蛮眼熟(→_→你想的美),总之评论了很多关于剧情的瞎掰,如果不要脸一点来说的话,应该是猜中了大概的(好意思说嘛?),可惜我脑洞已经开出天际了,一大堆没用的狗血走向中,真相只占其中的一点点……

  追更新那段时间,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半夜蹲点,看到等着路路更新(其实当时蛮担心的,每天那个时间更文,想想就很累!真的很心疼!),然后一边码着评论一边刷新其他人的评论,再刷新路总的回复,一般等到我发评论的时候,路总已经睡觉去了(……)(其实还是蛮有意思的?窥屏的感觉!)(其实经常忘记保存!为了回去看一个细节点了返回键结果全部清零……在此强烈谴责lofter的评论草稿保存功能!(并没有这个功能好吗?)一条评论打三遍路总可不是睡觉去了嘛!)


  不知道为什么啰嗦了这么多(因为对路过的爱!/被拍飞),下面说说这篇(超级长的)《哨A》。


  为了长评又刷了一遍,即使已经看过很多遍,仍然为路总庞大的世界观构架以及层层递进逻辑严密的剧情感到震撼。第一遍看的时候真的刺激,感觉仿佛跟随文字一点点揭开真相,路路一直巧妙的把控着我们的视角和文中众人的视角间的关系,让剧情既不过于枯燥又不或许紧凑,很多地方看时付之一笑,等到再回头想想(也可能是看到结局以后),才突然察觉出其中的深意。

  伏笔绝对是这文一大特色,简直众众众众――多,尤其到了后面,几乎每章下面都是两三段的引用。其实远不止这些(←原来你才知道吗!),当回头再看,就会恍然发现除去文章最后指明的伏笔,还有无数隐藏在角落里的细节,其实一切早在开始就已经注定。(然后怀疑人生,为什么这么明显我当时就没看明白?)


  再说说苏叶的感情,其实在故事的前半段(这个前半段特指――第$$章前面的部分!),我一直认为他们之间发展的也太慢了(是你太迟钝好吗?),直到互看记忆,再换个视角仔细品味一遍一开始的情感,突然发现他们之间所拥有的早已不止是简简单单的“一段恋情”(本来也不是),而是一份相互支持下在荆棘丛中前行的力量与勇气。(强行……

  其实一直觉得,哨A中的苏叶感情与剑走偏锋有异曲同工之妙。苏苏一直是一个温暖而令人向往的存在,明明以敌人自居,虽然叶修杀了很多联邦人,但是在判断对方不是以“杀人”为意图,而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后,就(至少表面上)抛开了敌人的身份(而且其实内心深处也抛开了……)(而且豹子也抛开了……),虽然不可否认有留下叶修当作助力的原因在……但是不管怎么说,即使苏苏仍在暗中保有一丝警惕,他确实用他的方式让那时的叶修看到了希望。

  关于联邦的猜想我之前也瞎扯了不少,这个态度……果然之后要轮到苏苏了吗!快让他体会下被自己国家追杀的感受!(兴奋搓手)(但为什么感觉叶叶也要跟着倒霉?不行为什么我已经开始脑补了?)(←我虐我自己)这个番外就看的非常难受!笑过之后只剩下担忧,他们的身份被政府承认已经是不可能了吧……想想路总目录里的介绍就……既然第一部这样的都能被称作种田文,那第二部岂不是……(依然是明示!/努力的挥手试图吸引路过的注意力)

  又说回叶叶,看到第一次梦境就感觉大事不好,以为自己做足了准备,结果还是被虐的体无完肤。请问路总当时搞设定的时候心不痛嘛?!(路总你看这刀它又长又尖,一把一把全往大家心里扎啊呜呜呜)真的叶叶的经历我都不敢去想,随便哪一件就够我哭的了。视作家(er)人(zi)的近卫兵都能冲上来捅刀了,身为清醒的Alpha生活在一群虎视眈眈的虫族之间,$。所以说苏苏对他真的要好太多了。想来苏苏和他们口中的联邦,就是叶叶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理想社会吧,所以即使探测仪没有出错,叶叶依然无法下定决心杀死他。所以借用魔道中的一句话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看到时一下子就想到了叶叶,对于他来说,苏苏就是那个接住他的人吧。

  可惜的是(拜落总所赐,现在一看到可惜俩字我就心里一抖),那些叶叶在最后领悟到的真相,苏苏永远也不会知道了。记得有一次在评论中说,苏哥哥又忘记了。其实我知道,他不仅会忘记,还会一次又一次的忘记,只能无限接近真相,却永远不能和叶修共同承担。但不管怎么说,帝国的时代已经成为回不去的过往,但属于他们的故事仍在继续。(明示!)

  立誓要赶尽杀绝的敌人最终与自己的同类融为一体,未来已经摆在眼前,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突然与理想背道而驰。如果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选择,那么他的所作所为算是什么?那些被撬开脑壳的刀下亡魂又算是什么?如果他回去了,他将会亲手毁掉一个怎样美好的未来?他一心想要拯救人类,却无意间站到了人类的对立面。

  这是怎样的感受,或许我等小辈永远无法得知了,只能感叹一句,太沉重了,真的太沉重了。

  当然其实再回头看前期的糖还是很多的!能让人甜的打滚那种!(认真脸)(已经不知道滚了多少次的人现身说法)

  所以说路总真的很超级会把控人物形象,让人看着看着就想要拍着桌子大喊一声:“这就是他们本人!我苏/叶就是这么帅!”(←其实我已经喊过很多遍了hhh)如果他们在二十七八岁的时候相遇,一定就是这样的景象了。(番外竟然看到了十五岁的夏天!!补上了唯一的遗憾!!人生圆满了!!)

  我所能看到的故事已经如此震撼,真的很好奇它在路总的心中是什么样子,还有据说不会写的第二部,真的让人好奇的抓心挠肺!(明示!)

  当然第二部没有也没什么(才怪啊呜呜呜呜),只要太太开心就好了对吧!虽然我们对您有很多很多期待(比如那什么什么海啦,什么什么黄啦,什么什么第二部啦……)(快停止!),但是让您产出更多的作品绝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当然这是第二希望……/被捂嘴拖走)在这个因为喜爱而聚集在一起的圈子里高高兴兴的嗑CP才是最最要紧的事啊!(我都说了些什么玩意?)(总感觉自己在尬讲hhhh)

  不知道自己怎么啰啰嗦嗦这么多,第一次写长评(完全不会啊!!),一口气码完,通篇都是本人拙劣的理解,简直没眼看第二遍,希望不会太水……


  以及感谢路总带给我们这样一个超级棒的故事!(并且忍受我天天叶叶苏苏路路的奇怪叫法的恶趣味)

  记得追更的时候为了混眼熟坚持不改名,后来终于完结一口气改了五个哈哈哈哈真的很爽!(总感觉这事我之前在哪里讲过?)(以及那会儿我还叫花椒圆舞曲……(←试图再混个眼熟))

  最后附上一只兔鼠(我一直以为它叫鼠兔来着……后来不小心读出声才发现不对(所以为什么会出声啊?!))!是动图!没有要授权w所以直接送给路总啦!(明明这么粗制滥造的画技……)(这东西也能送人?)


其实只是兔子?←点这里)

其实我计划了超多的!好多东西都想画下来……说不定在以后(n年后)就会完成了!


    到最后才发现忘记提喻王黄方四人组了!是我对不起他们!

    还有豹豹!豹豹超可爱!(试图弥补)

【伞修】UNIOCRN


一个小短篇

拿来发糖吧,伞修当然要甜甜甜甜甜

ooc预警/跨物种恋爱

HE保证

4500+


独角兽,存活于几百年前的传说中的神秘生物,它们通体洁白,是一切纯洁美好的象征。关于它们的传说中,最令人心驰神往的一条,便是——独角兽的血液,可以令人获得永生。


        “喂叶修!”苏沐秋突然发现了秘密一般,惊讶的揪起叶修的头发:“你竟然有白头发!”

        “这有什么?”叶修拍开围着他脑袋打转的苏沐秋,捋了捋自己乌黑的发丝,几缕银色缠绕其间:“可能是遗传吧,我爸我妈都这样。”

        “没见过…”苏沐秋揉着脑袋嘟囔:“好奇一下嘛,我和我妹妹都没长过白头发。”

        叶修嘴角一勾,故作老成的拍拍苏沐秋肩膀:“那是因为你们还小啊,苏小朋友,快叫声哥来听听!”

        “去你的!我明明比你大。”苏沐秋笑骂,心说这还说的成了什么好事,和叶修这人单论嘴炮还真是甘拜下风。

        两人幼稚的一来一往的斗了几句,叶修突然话题一转,正色道:“说到沐橙,也有一阵子没见到她了,前段时间怎么突然收到那个什么学校的入学通知,来历不明的,你不担心?”

        苏沐秋一愣,随即回过神来,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学校有什么不安全的?放心吧,我们不久前还联系过呢。”

        他转过头去看窗外,因此错过了叶修眼神中一闪而过的锋芒。

        叶修没接话,只是垂下头,掩去了眼底的情绪。

        “对了,我有事先出去一趟,你在家里处理材料,不许偷懒啊。”苏沐秋突然说,风一般抓起外套冲出门。

        “搞什么啊,苏沐秋?!”叶修抬头,只来得及看到房门撞在门框上激起的淡淡尘烟。



        苏沐秋走出院子,刚刚院门外一闪而过的人影早已不见。

        装神弄鬼。

        他仔细的绕着院墙搜找,果然在泥土里看到了闪闪发光的徽章。

        图案是尖角,从里向外,刺破了圆环。

        妄图超脱于生死守则之外,为此不惜使用任何卑鄙的手段,真是贪婪的人类啊。苏沐秋心底暗笑,怪不得独角兽再也没有出现,这样的一个卑劣的种族,怎么值得它们用生命守护?

        不过,自己也是一样的人啊,和那些人一样……苏沐秋低头穿行过喧杂的街道,任凭声音在心底敲击。

        幽暗狭小的小巷,漆黑的木门,他早已轻车熟路。他攥紧手里的小小徽章,敲了敲门。

        门如约开启,又在苏沐秋进入后悄然关闭。

        “你来了?”男人带着面具,从漆黑的里室走出来,幽暗的烛光照亮了面具的一侧,另一侧与黑暗融为一体。他声音沙哑,却掩不住其中的急切:“你发现了什么?”

        “我拿到了这个。”苏沐秋举起手中魔法包裹着的银亮发丝,魔法撤去,一丝丝白雾从中升腾,不久便连带着发丝融散于空气:“这是我唯一找到的头发――他的头发是黑色,但掉下来就会变成银色――您的判断没有错,预言是对的。”

        “很好,很好……”面具下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苏沐秋的手:“把你的徽章给我。”

        无须苏沐秋递上前,强大的魔法力量让徽章直接在苏沐秋手中改变了形状。

        男人上前,露出藏在法袍下腐烂出森森白骨的手,声音更沙哑了:“小子,好好看看,这就是诅咒的力量,独角兽的诅咒……我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但也正是以这幅模样存在了几百年。如果不是那个没用的家伙让计划败露,我哪里用得着……不过他也死的够惨,啧啧啧……小子,你一定不想尝尝那样的滋味……不过我知道,没有人会拒绝永生的奖励,也没有人能反抗绝对的力量……”

        男人越说越激动,猩红的魔力不稳定起来,室内的物品都嗡嗡振动。苏沐秋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

        男人逐渐平静下来,红色的魔力在指尖凝聚,被他轻飘飘的一甩,落在摆满瓦罐的架子上:“别忘了我们的计划,”红光落下,一个瓦罐应声而碎,“如果你胆敢起异心,那么下一次的传讯将是你妹妹的尸体。你明白吧?”

        “明白,先生。”苏沐秋垂眸应道:“那么沐橙……我可以看看她吗?”

        “她现在很好,事成之后你自然能见她。现在,你可以走了”男人退回到黑暗中去,只留声音在房间里盘桓:“别忘了时间,七天后的下午三点……”

        苏沐秋默然攥紧徽标变化成的银针,转身离开了房间。

       

        苏沐秋最近出门越来越频繁了。

        叶修坐在窗前,百无聊赖的翻着苏沐秋的小本子,研究着里面的几个武器构想,满脑子却是其他事。

        沐橙突然不见了,苏沐秋时不时的出神发愣,还有……叶修抚了抚施了加强版保密魔法的几页纸,他并不打算去窥探苏沐秋所隐藏的秘密,但是……

        是因为自己吗……

        「我们这一族,出现在人类面前,只会给双方带来灾难。」

        带着自己的种族远离人类的箴言,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啊……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那他会选择……叶修叹了口气,压抑住被心绪激的在周身缠绕的银色魔力。本能真的是个麻烦的东西。

        “我回来啦!”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叶修抬起头。

        见叶修在翻看自己的记事本,苏沐秋心里捏了一把汗。

        “怎么了?”苏沐秋凑过来,抢过自己的本子,作势要揪他的耳朵:“你怎么看这个?”

        “谁让你放在桌子上的?”叶修笑嘻嘻的躲开:“不就是几张设计图吗,我帮你修改了!”

        “真的?”苏沐秋惊喜的翻看起来:“原来你对魔法这么有研究?”

        “只是了解一点而已。”叶修故作谦虚眨眨眼:“你知道我们家嘛,藏书也就那么几千本……”

        “离家出走?”苏沐秋挑眉。

        叶修立马蔫了:“……咱别提这茬了行不?”

        “好好好,”苏沐秋揽过叶修:“既然这样,那就赶快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帮我看看这个!”他又想了想,加了一句:“不干活你就是白吃白住,好意思吗?”

        “说的好像我之前没被你压榨似的……”

        话虽如此,叶修倒也不推辞,拿着笔写写画画起来。

        苏沐秋摸了摸完好无损的封印,应该没发现吧?或者说,应该发现了吧?他松了口气,心里却有点失望。

        如果没有意外,那么这个人七天后就会死去了,而自己是最大的帮凶。

        快点发现吧!快点离开吧!快点逃走吧!

        内心的声音在祈祷着,眼神却骤然冷下来,它是另一种生物,它与你生来不同,苏沐秋,为了沐橙,你不能动摇。

        七天时间很快过去。

        苏沐秋很不对劲,叶修悄悄观察了一上午,一反往日天天往外跑,今天苏沐秋在桌前坐了一上午,却明显是对着那本厚厚的书发呆。

        看来是时候了。

        “你在看什么啊?”叶修忍不住探头,“都看了一上午了,午饭也不吃。”

        “没什么。”苏沐秋想合上书,被叶修拦住,只得转移话题:“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都行,才刚过中午你问这个干嘛。”叶修趁机抽过书:“‘魔法生物详解’?你怎么突然感兴趣起这个了?”他翻看着苏沐秋看到的那一页:“独角兽……”

        他抚摸着那行多种语言写成的生物名字,烫银的字体在阳光照射下异彩闪动。

        “我的父母是因为……”苏沐秋垮下肩,小声嘟囔:“你看过我的笔记本,应该知道吧……我就是想看看。”

        叶修知道,苏沐秋的父母是在他5岁那年因为一次魔法事故去世。

        你想……”叶修抚摸着书上的文字,眼神有一瞬的晦暗不明:“起死回生……你真的这样希望吗?”

        “……是啊。”苏沐秋轻轻的说:“如果能成功就太好了,我甚至不记得他们的样子。

        “可是怎么才能得到‘自愿’的血液呢?”

        他声音比平日多了一分柔软与勾人心魄,像是什么扫过心尖,轻轻的,痒痒的。

        “这并不难。”叶修盯着苏沐秋,似乎被他的话语打动:“只要它说‘我愿意’。”

        “那……”苏沐秋抬起头,扯出一个笑:“你愿意吗?”

        金色的魔力卷过,门在身后悄然关上。

        “你知道了啊…”叶修也笑了,用于伪装的魔法撤去,原本白净的皮肤褪去了红润,只剩下泛着银光的苍白。

        苏沐秋向他伸出手。

        叶修回握住。

        “我当然愿意。”

        银针从手心刺入皮下的血管,银色的血液丝丝缕缕的渗出,像是什么信号,猩红的法阵破土而出,房屋瓦楞被卷上天空。

        他早就知道了。苏沐秋突然意识到,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呢?

        让自己的余生在罪孽中度过,或许也算一种惩罚吧。

        身体随着交握的手被向前扯去,叶修突然被苏沐秋紧紧抱住,在一片风的呼号中,他听到了细碎的哭泣。

        红光大盛,多余的一切被推离,只留叶修一人在法阵中央。

        “沐秋…”剩下的话语吞没在肆虐的魔力中。

        叶修扭头,看到苏沐秋站在一群黑衣人之间,垂着头,毫发未伤。

        独角兽确实无愧于最纯洁的生物。

        苏沐秋模糊的想着。

        法阵的作用是强制引发魔力暴动,叶修的瞳眸和发丝已经变成了银白色,银白的耳朵拉长变尖,可以看到细细的绒毛,额前隐隐冒出了尖角,白色皮毛依稀可见。泛着银光的魔力在红色的囚笼中左冲右突,却不得解脱。

        然而即使是被强制魔力暴动,也依然优雅的令一切污秽不敢直视它的光华。

        他刚刚都做了什么?即使为了沐橙……他盯着自己手心的掌纹,可是又能怎么办呢?他别无选择。

        法阵慢慢收拢,体内的魔力完全失去控制,再也没有什么能支撑他维持人类的形态,叶修脱力的倒下,逐渐显露出原身。

        雪白的蹄,银白的皮毛,螺旋的尖角,柔软的鬓毛,还有,银色的眼睛,是自然孕育的精灵。

        可惜落入了牢笼,皮毛都烙上了焦黑的斑痕。

        苏沐秋随着人群上前,望着那双陌生的美丽的银色瞳哞 ,既然如此,那就彻彻底底的恨我吧。

        “你知道了吧,是我做的,”他慢慢说,拼命压抑下心中的情感,“有一个预言,你来之前我就知道你会来,从一开始,亲近你,故意留下那本本子,让你看到父母的信息,获取你的信任与感情,我是故意的……”他像是在说服自己。“他们用沐橙逼我……他们说可以让爸爸妈妈活过来……”

        它摇了摇头,红色的魔力没入皮下,束缚住它的灵魂。它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永生的信徒兴奋的举起长枪。

        尖锐的兵器穿透了心脏,飞溅的却是鲜红的血液。

        在最后,苏沐秋扑上前去。

        或许,他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冷静。

        刚刚结成的契约随着生命的消散褪去。

        独角兽蓦地睁开眼睛,银色的瞳眸像是冰冷锋利的钻石。

        空气发出一声银色的爆响。

        苏沐秋视野的最后一刻是漫天的银光。




        “哥哥哥哥,你刚刚讲的是真的吗!”

        “独角兽真的还存在吗?”

        “你们猜?”青年笑了,装模做样的清清嗓子:“据联盟史记载,独角兽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五年之前。”

        身边的孩子们小小的欢呼,不知道是高兴什么。

        他继续讲:“据说它们嗜杀成性,在被激怒后杀光了在场的十四个人类,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是明明是那些人贪图它的血液!”

        “他们骗人!”

        孩子们义愤填膺。

        “说不定故事是我编的呢?”他笑着眨了眨眼,一抹银色在瞳中一闪而过,站的近的几个人发出低低的惊呼。

        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

        “今天讲就这些吧,我先回去啦,再见。”

        “又去给人家小朋友讲故事?”看到熟悉的身影进屋来,苏沐秋起身:“误人子弟啊!”

        苏沐橙不知自行领悟到了什么,麻利的站起身冲她哥眨眼:“哥我还有事,晚饭再见!”转眼就跑没影了,估计是不知去哪里逛集市去了。

        “反正我们就要走了,有什么关系?”叶修笑着从盘子里顺走一块炸鱼,“上一次那个人说的什么来着?早教很重要?是吧?”

        “是――才怪呢,你能早教出个什么?”苏沐秋抢过鱼来帮他挑刺:“我知道你不怕鱼刺,但是卡到总不舒服是吧?”

        叶修的身上仍残留着那天强行挣脱法阵的烧灼痕迹,倒是苏沐秋那道洞穿胸口的致命伤在独角兽血液的强大魔力下很快愈合,只留下淡淡的疤痕。

        “那天……”把挑好的鱼肉推给叶修,苏沐秋犹豫了一下,最终问出了口:“你有没有恨我?毕竟我曾经…真的想置你于死地。”

        “没有。”叶修困惑的眨眨眼,然后恍然大悟:“原来还没告诉你。”

        “独角兽一生只有一个认定的「命定之人」”

        “是你,沐秋。”

        “自我们相遇起,我的血液只为你而流。”

        他们交换了一个吻。

        苏沐秋惊讶又惊喜的拥住主动凑近的叶修,听到肩头传来一声闷闷的轻笑。

        “不要对自己过于苛责,能让独角兽停留的,不是你曾经的所作所为,而是你纯净的心灵。”





        END

        这篇文呢其实是半年前一个脑洞的产物,来来回回也修改了四五遍,仍不能说达到了想要的感觉。

        灵感来源是哈利波特里的独角兽设定(觉得那个电影里银色的血很好看的应该不会只有我一个吧……)和林俊杰《第二天堂》里我的空耳,当时满脑子都是那种银光满天飞的场景(然鹅后来发现是我听错了orz)。

        也算是入坑交的第一份党费吧。(毕竟也吃了很久的白食/捂脸)

        其实在清明节那天就写完了,但是没敢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寓意2333

        入欧美CP使我起英文标题

        以及,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